•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19047
    2017-08-11
  • (一)丑丫头是出了名的丑,同学鄙视她,就连老师也不怎么待见她。学校是禁止使用手机的。丑丫头看到一些同学的手指飞快的按动,便凑凑热闹,嗯,那小机器上倒是神奇,彩色的屏幕,不时冒出一些字体。“这是什么呀?”丑丫头问,那些同学睨了她一眼,冷声说:“手机!””嗯,手机,我也是有手机的,就是没有他那厉害。不过学校里不是禁止带手机吗?”丑丫头只觉得眼皮跳了几下,又看见那几个人向她投...[浏览全文]

  • 12759
    2017-07-24
  •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蘋洲。“小姐,公子回来了!”小丫鬟扬着一张喜气的脸,“李大人刚来府里说边关胜了,公子他们应该已凯旋归来了!”素裳猛地抬起那张日益憔悴的脸,眼泪布满眼眶:“你说的……是真的?”“千真万确啊,小姐。”小丫鬟的眼眯成了一条线。太好了,太好了!素裳静静凝视着那被抚摸的油亮的玉簪,晶亮的眼,浮现笑意。“裳儿...[浏览全文]

  • 9744
    2017-07-21
  • 上官红萍刚出娘胎,精致小巧、略显清秀的五官让亲友和接生的医生护士惊呼:美女出世喽!日子一天天过去,小红萍的外表,越发的讨人喜欢,红萍爸,一家上世公司的高管,才华横溢,高大俊朗,外型象极了香港著名影星周润发,相识的人都称他“发哥”!发哥对女儿,这个前世的情人,视若珍宝,疼爱之至。一转眼,小红萍读初中了,出落得相当耀眼,回头率几乎达100%。垂涎的男子越来越多,有几个死皮赖...[浏览全文]

  • 12803
    2017-07-14
  • 1. 黄泉在左,伊人在右听说过“彼岸花”吗?传说它千年花开,千年花落,花开无叶,叶生无花,生生世世,永不相见。“彼岸花开开彼岸,奈何桥前可奈何。”这两句诗即可诠释一切。木邪大陆,北国,邺幽城,木府府中的床榻上,有一少年入梦已过三载,名唤木子枫。“天玑道长,我儿沉睡三载之久,他不会一直这样下去吧。老朽...[浏览全文]

  • 13478
    2017-07-06
  • 小 瑛走出外婆家,来到草场里。草场是用来在秋季时放稻草,或者一些其他农作物的。但现在是冬天,所以没有放任何东西,昨天刚下了雪,玩雪还是不错的。可当她看到草场里的雪已经被人扫开时,就放弃了玩雪的念头。她看了看空旷的草场,发起了呆。忽然,一阵摩托车发动的声音响起:“小瑛,快陪舅舅去给外公送饭。”小瑛跑了...[浏览全文]

  • 10210
    2017-07-03
  • 前言:从1966年到1969年正在读高中或初中的各三届学生,被统称为“老三届”。这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一代新人,童年时候是有体验的,所经历的艰难困苦,我们这代新人都共同经受过。有人说:我们这一代人是教育改革的试验品,文化大革命的牺牲品,改革开放的淘汰品。有个段子形容我们这一代人:长身体的时...[浏览全文]

  • 2472
    2017-07-01
  • 78号本来是奈何桥上一个普通的鬼卒,注定成不了什么大人物,不能像陆判那样下笔间拘魂摄魄,挥毫时辩证阴阳,也无法像无常那样执棒断生死,擎幡戮仙神。他只是一个小小的鬼卒,牛头可以辱他骂他,马面可以踩他踏他,他出身卑微,灵魂里只剩下唯唯诺诺。“呆子,又站着发呆了!”鬼卒看见队长来了,忙不迭地鞠躬行礼,队长吼了一声滚,鬼卒笑嘻嘻地卷成了一团,队长起脚射门,鬼卒就被踢出了老远...[浏览全文]

  • 10251
    2017-06-21
  • 最干净的爱情不怕你们笑话,我是个捡破烂的女人。我从小没了父母,靠乡里乡亲拉弄到八九岁,就开始了这个职业。我知道我是村里最丑的女人,所以二十多年来,除了邻村几个坏小子打过占我便宜的主意外,再没哪个男人多看我几眼。我整天在附近几个村里的垃圾堆里忙活。找出那些碎玻璃、烂塑料、硬纸盒之类的东西,攒到我快背不动的数量,就...[浏览全文]

  • 6224
    2017-06-20
  • (长篇)双城孤影·第十五章:新世界第十五章:新世界睁开眼,一种强烈的归属感涌上谭晓茜心头:软床左手边,是一扇开阖大度的简欧落地窗,碎花窗帘在风的鼓动下微微起伏;床正面挂着一幅居里夫人的黑白画像,画像下面的斜纹木桌上,万用表、电子俘获检测器、颜色不一的小石块凌乱地堆放着,如同破绽百出的犯罪现场;右手边是一个大书架,肉眼可见的厚重尘埃,...[浏览全文]

  • 18318
    2017-06-17
  • 唐僧师徒四人一路西行至白骨岭,荒山遍野虚无人烟,唐僧命悟空去化斋,悟空一个筋斗云翻了出去,师徒三人便坐在原地等候,远远地,一个妙龄少女提着一个篮子走了过来,八戒忙迎上去,“姑娘这是去哪儿啊。”少女笑着说采了些野果,如果僧人不嫌弃就拿去吃吧。八戒谢过之后拿了篮子,刚要吃悟空就回来了,一眼认出少女皮囊下是一具白骨,接着就要提棒往下挥,而少女却大喊了一句“大圣,是我”就倒下了,悟空听...[浏览全文]

  • 17102
    2017-06-16
  • 轻描淡写的伤"顾晓寒,站住,你给我站住。"木梓玉疯了似的追赶着顾晓寒。微风轻轻袭过,不远处的高楼上一双深邃的眼睛正紧紧的盯着楼下你追我赶的人。男孩阳光开朗,女孩调皮可爱,他们真是天生一对啊。看着女孩幸福的笑容心中不由一紧。他喜欢她,她,知道吗?不知不觉,夏天都快过去一半。?"喂,白若止你很闲,天天给我买雪糕。"木梓玉毫不客气的接过白若止手中的雪糕。"我只是不喜欢吃零食而已。"白若止淡淡的答...[浏览全文]

  • 3150
    2017-06-14
  • 一棵槐树下,一位五十多岁的农民,撑住一辆自行车,货架的两侧是用钢筋焊的箱子般铁笼,装过化肥的纤维袋,衬在钢筋上,笼面与货架一个平面,斜摆着一杆称,一侧茄子,一侧黄瓜,看无人问津,农民蹲在地下,不慌不忙的从衣兜里用三个指头摸出一撮旱烟,又从另一个衣兜里摸出一片裁剪整齐的报纸,卷了一个喇叭,灌进烟叶,抽...[浏览全文]

  • 4
    2017-06-03
  • 曹双喜:小说《紫荆树霞》第1章:初遇见到你我死过,死过了3次,有人会相信吗?第1次是2004年,我在北京南口的时候,我独自一个人漫步在火车轨道,一边欣赏过风景,平生第一次看见山,对山景很好奇和向往,我沉醉在山景之中,这时,一名清洁工大叔在后面喊叫我,让我从轨道上下来,就在我下来一分钟时间不到的那刻,一辆火车从我身边飞驰而过...[浏览全文]

  • 10846
    2017-06-02
  • (长篇)双城孤影·第五章:夜行第五章:夜行女子名叫谢芷萱,茂城县远亭乡人。1984年,茂城发生蝗灾,蝗虫过处,小麦、高梁如同飓风过后的门台亭廊,仅剩颗粒无收的狼藉败叶。柳杨当年收成却很好,但对外售卖的高价却无法让人承受。买不起粮食,但要活下去,茂城县人这年集体出走,到天南地北讨生活。谢芷萱说,在迁徙途中,不少人死于饥饿,活着的人...[浏览全文]

  • 9135
    2017-05-25
  • 往日辉煌的星河,已经变成在岁月的腐蚀中变成了另一番模样,所有的一切都是物事人非。昔日的星河有泠音帝姬掌管,日日为人间散下星光带去祥和,可是当年的瑶光帝姬早已不见,现在留下的只有泠音帝姬,那时的她是天地间的女战神,是天族的信仰,可是后来一切都变了。自父神创世以来,魔族育天地而生,父神怜惜其是天地孕育的,故赐南境十方鬼地于魔族。但是时间在流转,父神远出游戏万物,魔族开始大兴...[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文宗阁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