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19533
    2017-06-28
  • 香满乡,让爱随风飘香……收到国家商标总局退回“香满乡”的商标受理函件后,小满沉思了……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小满常常和我说起他母亲的故事,小满总是热泪盈眶,永远的热泪盈眶……小满的母亲一生谨小慎微,自知在家地位不高(母亲十四岁被送到当时富甲一方的爷爷的家做童养媳,服侍他...[浏览全文]

  • 9029
    2017-06-26
  • 妹从你离开家到现在也有一段时间了外面的世界你一定经历了不少的风雨现在的你还会和以前一样吗?我现在真的很害怕失去你十岁那年你八岁我十岁我们才在一起你很开心的叫我姐姐然后会给我大半的糖吃至今我仍怀念你曾给我的青蛙样子的棒棒糖后来家庭还有外面的世界使咱们变了我没有做到一个姐姐应该做的保护你疼爱你我们之间总...[浏览全文]

  • 6485
    2017-05-15
  • 久违的感动天空淡漠了云彩,阳光掠过树梢撒下斑驳的光影,风儿悄然滑过岁月的掌心。我静静地埋着头,享受着泪水淹没头颅的微妙错觉,这一久违的感动来的好迟,我这样想着…每天我照例在微弱的灯光下奋笔疾书,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那日依旧如此:&婧婧,我都叫你好几遍了,怎么不睬...[浏览全文]

  • 5702
    2017-04-23
  • 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爸爸了,很奇怪的事,我从来没有在梦中记起父亲!在家里工作的期间,我好像我做事一直不被父亲认可,我很少和父亲沟通,总是觉得他很烦人,我在么大的人,有老婆,有小孩了,我还在单位当个一官半职,说白了我做事的方式他不认可。自从我放弃了父亲给我安排的铁饭碗,外出打工要半年或者一年回家,...[浏览全文]

  • 9802
    2017-03-18
  • 大姐长我九岁。我和我的弟弟妹妹是在大姐的背上长大的。为了我和弟弟妹妹,大姐只念了两年书。等我上学的时候,大姐总是背着我的弟弟或者妹妹趴在教室的窗户的外面等我,然后一起回家。每遇到写字之类的事情,大姐总是说&你写吧,你的字好”。每当这时,我总认为,是我和我的弟弟妹妹剥夺了大姐读...[浏览全文]

  • 13532
    2017-03-17
  • 零九年的冬天似乎来得特别早,前些日子还是秋高气爽,阳光朗照,刹那间,鹅毛般的大雪悄然而至,凛冽的寒风也让人感到阵阵寒意……就是这个寒冷的冬天里,爷走完了他的人生旅程,走完了俩万多个日日夜夜,永远地离开了他的亲人和朋友,驾鹤西去。爷去世的时候我正在准备复习考研,全力以赴最后...[浏览全文]

  • 5145
    2017-03-14
  • 上小学时,家住北京南城一个四合院里的北屋,西屋邻居是一位年过六旬、孑然一身的吴爷爷。他的老伴已过世,因为吴爷爷有历史问题,开火车的独生儿子和他&划清了界限”,吴爷爷除了每月初收到儿子汇来的5元钱外,父子之间再没有其它方面的往来。中等身材的吴爷爷戴着一副黑边眼镜,圆脸、大眼睛、...[浏览全文]

  • 7625
    2017-02-16
  • 父亲的呼吸已经很困难,或许只有大脑是清晰的。只见父亲时而睁开眼睛看看我,时而又闭上眼睛睡去。我们轮流给父亲罩着氧气,期盼着父亲能有所好转。吊瓶无声地滴答滴答,护士匆匆地来回巡视,医生无奈地摇着头。病房里一片寂静。我紧紧地纂住父亲的手,心里默默地祈求:父亲——快醒来吧!我已经几天没有合眼了,的确疲惫的...[浏览全文]

  • 17564
    2017-02-14
  • 尽管父亲年纪大了,现在对于烟仍然有极大的兴趣,每每别人吞云吐雾的时候,他总会情不自禁地看着。烟曾经对于父亲,那可是命根子。到底是什么时候学会的,连他自己也说不清,只是我们年纪还小的时候,经常围在父亲周围。闻着那让母亲非常讨厌的气味,感觉很是舒服,也偶尔偷偷的拿起父亲用竹筒制成的烟锅,捡起他丢弃的烟屁...[浏览全文]

  • 5593
    2017-02-07
  • 寒潮过了,天放晴了,也暖和了。奶奶特别高兴,和妈妈一起在阳台晒太阳。同时也把蚊帐、被褥、床单,几乎房间里能拿得动的东西都拎出来晒了。一条条竹竿栓在阳台的围栏上,上面夹着或者绑着各种颜色的床单被褥,好像是大联欢上飘舞的彩旗。奶奶迎着太阳笑着,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突然,奶奶说要跟我&捉头发&r...[浏览全文]

  • 8616
    2016-12-09
  • 桃花悄然绽放。远远地、远远地看着它,一阵喜悦由心而生,那一片燃烧的粉红,幻化成阳光,穿越冰封已久的心湖,激荡起湖底的尘埃。往事如烟,岁月如梭,多少心事不堪回首明月中。这一念的感觉,是喜是悲,抑或悲喜交加?阳光轻轻托起童年的美梦,我在摇篮里 听着母亲温柔的哼唱,夏季的夜里,星星那样灿烂,母亲不眠不休,...[浏览全文]

  • 11735
    2016-12-08
  • 我的父亲去世十七年了,在这六千多个日夜里,每每记起他的音容笑貌,总想写一篇文章纪念我的父亲,却因种种原因未能成文。我们家是一个大家庭,我有三个伯父,两个姑姑。这样一个家庭在五、六十年代的北方农村是普遍贫困的,我父亲从小勤奋而好学,很早就从技校毕业到基层供销社工作。二十多年间,他做过营业员、仓库保管员...[浏览全文]

  • 4794
    2016-12-07
  • 从小,在仰望着你的伟大而成长,在你流转的微笑下懂得坚强。任何人的世界里,都有属于它自己的天空。它可以在这样的看见里,张开自己的翅膀,飞向任何地方,只要是它想去到的地方。但在你不在的时候,我的翅膀受伤了,没人可以给我安慰,让我好起来,只好找时间疗伤。可能,天空有时候也会害怕孤单,也会流泪,也懂得人间的...[浏览全文]

  • 15920
    2016-10-07
  • 我可以想象,年轻时的她一定很漂亮。一个小巧高挺的鼻子,一双水灵的大眼睛以及一头乌黑飘逸的长发。我细细的端详着眼前这位神色安详的妇人。或许她不是世界上最美的那个人,但她在我心目中永远是善良与勤劳的化身。她有一个玲珑的身段,如果这是童话世界,我猜她一定是安徒生笔下的美人鱼,用窈窕的身姿换来了仅仅一瞬间的...[浏览全文]

  • 3617
    2016-10-06
  • 李伯走了,永远地走了。就在李伯去世的当天晚上,李伯的儿媳李嫂接到远嫁他乡女儿娟的电话,是询问爷爷病情的,李嫂听到女儿的声音同时,脑子便开始迅速思索,考虑是否将公公去世这件事告诉已怀孕在身的女儿。去年入秋时节,娟已怀孕几个月了,由于丈夫干的是桥梁建筑工程,这次的工作地点在几千里之外的南方,根据当时娟身...[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文宗阁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 })();